当地时间1月5日,美国佐治亚州的两个参议院议席将进行决选,选举结果将直接决定参议院控制权的归属。

 

2020年美国大选就此画上句点?参议院席位归属将对拜登执政带来哪些影响?

 

1月5日,新京报记者对话中国社科院美国所研究员刘卫东。他表示目前佐治亚州选情过于胶着,选举结果会出现一定偶然性。如果共和党继续控制参议院,那么拜登在未来推进关键议题时将受到掣肘。另外,即便民主党成功拿下佐治亚州的两个参议院席位,拜登在平衡党内矛盾时依然面临严峻挑战。

 

决选结果不会出现“大赢大输”

 

新京报:目前佐治亚州的选情如何?拜登成为近30年以来第一个拿下佐治亚州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这又会对佐治亚州的决选带来哪些影响?

 

刘卫东:从目前来看,民主党候选人以微弱优势领先于共和党候选人,选情还是很胶着的,双方差距太过微弱,无论决选结果如何,都不会是“大赢大输”。甚至由于双方票数过于接近,也可能会陷入新的司法争端。

 

佐治亚州属于中西部比较保守的州,一直以来都是共和党的稳定支持者。这次大选中,拜登战胜特朗普,拿下了佐治亚州。这点会否在佐治亚州参议院选举中表现出来,确实很难说。相比于奥巴马、克林顿,拜登的动员力并不是很大。另外,美国选民有一种倾向性,多数情况下他们在选总统和国会议员的时候,喜欢分别选择不同党派的候选人。

 

总体而言,在佐治亚州参议院席位争夺上,两党都没有特别突出的优势,谁输谁赢会有一定偶然性。

 

新京报:哪些因素会对佐治亚州决选带来影响?

 

刘卫东:首先是新冠疫情。疫情在中西部的扩散非常严重,主要会影响民主党选民和独立选民。另外,特朗普在去年11月大选之后,一直想要通过各种方法改变佐治亚州的选举结果。此前,特朗普威胁佐治亚州州务卿的录音已经被曝光,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会影响佐治亚州的选情。

 

非裔选民开始出现分化

 

新京报:美国媒体认为,佐治亚州非裔选民的占比提升,对于民主党候选人是个利好消息,你怎么看?

 

刘卫东:我认为通过单独观察某个少数族裔判断选情,还是有较大风险的。尽管多数非裔大趋势上支持民主党,但是他们对民主党的忠诚度并没有外界想象得这么高。

 

就这次大选表现来看,少数族裔对民主党的支持率下降了。特朗普虽然输了大选,但他在所有少数族裔中的得票率都较4年前有所提升。一方面是因为非裔选民本身就在发生分化,尤其是非裔男性,他们对于共和党的支持率是在提升的,特朗普执政4年里,非裔总体的经济状况还是得到了一定改善。另一方面是去年的“弗洛伊德事件”,虽然两党都在利用这个议题炒作,但是民主党的表现过于激进了,有的地方甚至要求取消警局、拆除存在了多年的雕塑以及修改教科书。

 

其实非裔精英人士已经意识到自己是两党用来打的“一张牌”,而民主党在政策上帮助非裔选民的效果并不显著,所以非裔选民在支持对象上是有分化倾向的。另外,就中西部选民而言,非裔群体也并不是选民中的主导性群体,未受大学教育的白人群体占比更高。我认为不能单独根据某个少数族裔的投票倾向判断选情。

 

两院分属不同党派将相互掣肘

 

新京报:如果共和党继续在参议院占领多数席位,这将对拜登的执政带来哪些影响?

 

刘卫东:参议院与众议院在职能上主要有两方面差别:一方面是人事控制权,另一方面是条约批准权。

 

人事控制权是指,拜登提名国务卿、国防部长等官员都需要参议院以简单多数批准。如果共和党控制参议院,会导致一些自由派色彩浓厚的官员提名受到阻挠,难以通过。

 

条约批准权则会限制拜登带领美国“重新加群”,如果拜登政府希望加入一些国际条约,那么还必须经由美国参议院批准才能成为真正的法律。历史上就曾发生过参议院限制总统带领美国加入条约的情况。一战后,威尔逊总统倡导建立国际联盟,但参议院拒不批准《凡尔赛和约》,美国最终就是没有加入国联。

 

拜登在上台之后,国内政策会向奥巴马政府回摆。在这些议题上,两党斗争非常激烈。如果两院分别控制在不同党派手中,双方在议题上就会相互掣肘。

 

即便民主党决选获胜,拜登仍面临挑战

 

新京报:如果民主党大获全胜,同时控制参众两院与白宫,这又将为美国的内政与外交带来怎样的影响?

 

刘卫东:那拜登可就“舒服多了”,不过这也只会让拜登在国内推行一系列政策时“相对顺利”。因为民主党最多在参议院与共和党打成平手,再由哈里斯发挥关键一票,但民主党的优势太过于微弱,这意味着民主党的“容错率”非常低,投票时不能出一点差池,万一有个民主党议员倒戈,局势就会发生变化。

 

另外,民主党内部矛盾也比较大。以拜登为首的建制派和由桑德斯、沃伦代表的自由派,他们可以在大选中放下分歧,共同支持拜登,如今确认拜登当选后,这些人就会要求得到回报,希望拜登可以在某些议题上照顾自由派的主张。如何在党内平衡自由派和建制派也是拜登接下来要面临的问题,一旦平衡不好,很多人就会在关键事项的投票上不跟随拜登,甚至导致共和党渔翁得利。

 

如果民主党能同时控制参众两院和白宫,这也会激发起共和党人更大的?;?,并提升共和党内部的凝聚力。此次选举中,民主党人在众议院的优势缩小,在参议院的选情也并不理想,两年后的中期选举,共和党人很可能会夺回至少一个院的控制权。

 

在外交方面,拜登的确会有更大的自主权。一方面国会是多权力中心的结构,没有一个占主导地位的人物,国会更多地是从党派角度关注国内议题;另一方面两党在国际议题上的分歧并没有那么大。

 

新京报记者 栾若曦

编辑 张磊 白爽

校对 李立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