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去年9月证监会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后,康得新案的另一只靴子——财务报表追溯重述也于3月1日落地,在更正后康得新2015年-2018年盈利性质由盈转亏,连续4年亏损。对此,康得新在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中表示,公司股票已经触及《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第四条第(三)项规定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


不过,围绕康得新案仍有许多疑团尚未解开,其中,“122亿存款被归集后去哪儿了”最受外界关注,证监会三次下发的处罚文件均未提及。此外,虚增利润后企业能否申请退税,则成为另一个受到关注的问题,在上市公司圣莱达2019年虚增利润后成功申请退税的先例面前,康得新是否也会照此操作?


目前,康得新已启动债务重整前期准备工作,其在今年1月26日通过官方微信公众号发表文章《关于公司及子公司实施债务重整前期准备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宣布实施债务重整前期准备工作。


财报更正 康得新5连亏或退市


自2019年1月起,康得新开始出现债务违约的情况,公司逐渐因资金紧张而陷入经营困境。随后,证监会开始对康得新展开立案调查,并两度举行听证会、两度下发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其间,康得新也两度更换管理层。随着调查的深入,康得新大股东康得集团利用违规担保、资金归集、虚假采购合同等手段对上司公司进行掏空的行为,逐渐浮出水面。


去年9月28日,证监会给出一纸官方处罚结论,康得新及时任董事长钟玉分别被处以60万元和90万元???,后者被采取证券市场终身禁入措施,13万股民和众多债权人踩雷。


其中,《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康得新存在三大项违法事实:“2015年至2018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未及时披露及未在年度报告中披露为控股股东提供关联担保的情况”“未在年度报告中如实披露募集资金使用情况”。


相比2019年7月首次下发的事先告知书,证监会将康得新违法事实由四大点减少至三大点,其中删除了对“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的表述,转而以“银行存款余额存在虚假记载”的表述替换。此外,康得新2015年-2018年虚增利润总额由119亿元下降至115亿元。


今年3月1日,康得新披露“前期会计差错更正”相关公告,在采用前期会计差错追溯重述法进行更正后,康得新2015-2019年营业收入分别为23.78亿元、28.69亿元、25.60亿元、27.25亿元和14.70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14.81亿元、-17.55亿元、-24.60亿元、-23.57亿元和-71.72亿元;未分配利润分别为-23.80亿元、-42.65亿元、-69.26亿元、-95.31亿元和-165.88亿元;货币资金余额分别为54.87亿元、92.29亿元、82.16亿元、31.06亿元和17.42亿元。


在更正后康得新2015年-2018年盈利性质由盈转亏,连续4年亏损。加上2019年的亏损,康得新连亏5年??档眯乱苍诠嬷斜硎?,公司股票可能面临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


被归集后,122亿去向始终是一个谜


虽然处罚和报表追溯重述已落地,但围绕康得新案仍有许多疑团尚待解开。


2019年1月,康得新首次出现债务违约,账面拥有122亿货币资金却无法还债,这引起了市场的极大关注。时至今天,122亿的最终去向仍未有官方结论。


关于资金去向最早的公开信息出现在2019年1月,彼时,康得新披露公告称,在证券监管部门调查过程中,同时经公司自查,发现公司存在被大股东占用资金的情况。


随后在2019年4月披露的2019年年报中,康得新时任三位独立董事杨光裕、张述华和陈东,公开提出了对2018年年报及2019年一季报的共同异议。其表示,康得新及其子公司账面显示其在某银行的存款余额共计逾122亿元,对此强烈质疑,原因是这笔存款既不能用于支付也无法执行,并且该银行曾经口头回复“可用余额为零”。


此后,在证监会先后下发的事先处罚告知书和行政处罚决定书均未见122亿最终去向的信息,信息停留于“被大股东康得集团归集”,归集后去哪儿了?


目前,康得新已以案由“侵权责任纠纷”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康得集团提起诉讼,其中,康得新请求判令被告康得集团承担因其侵权行为对康得新造成的全部损失,暂计为50.5亿元,其中一点理由为“抽逃、侵占上市公司及合并报表范围子公司资金,造成原告相关损失”。


2019年7月5日,证监会首次对康得新下发《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指出,康得新未在年度报告中披露控股股东康得集团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情况,年度报告存在重大遗漏。


其中,证监会指出,2014年,康得集团与该银行签订了《现金管理服务协议》,对康得集团控制的下属公司在该银行开立的银行账户进行统一管理,将协议下子公司账户资金实时归集到康得集团该银行3258账户,如需付款再从母账户下拨。


各子账户实际余额为0,但该银行提供的银行对账单上不显示母子账户间自动上存下划等归集交易,显示余额为累计上存金额扣减下拨金额后的余额??档眯录捌浜喜⒉莆癖ū矸段?家子公司的5个银行账户资金被实时归集到康得集团。


证监会表示,康得新与康得集团发生的关联交易金额2014年-2018年分别为65.23亿元、58.37亿元、76.72亿元、171.50亿元和159.31亿元。这实质上是康得新向关联方康得集团提供资金、康得集团非经营性占用康得新资金的行为,构成康得新与康得集团之间的关联交易。


不过,在2020年6月28日重新下发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中,证监会将“大股东康得集团资金占用”修改为“康得新银行存款虚假记载”。


证监会指出,康得新2015年-2018年年度报告中披露的银行存款余额存在虚假记载,其中包括2018年披露的144.68亿元,这含有康得新及其子公司在该银行银行账户余额122.09亿元。而因资金被大股东归集,康得新及其各子公司该银行账户各年实际余额为 0。


2020年9月披露的处罚决定书,则基本与上述说法一致。有康得新中小投资者提出疑问:“为何两次事先处罚里,存款均是被大股东归集走了,但第一次的结论是资金占用,第二次却是虚假记载,这里面是怎么区分的?”


对于是“占用”还是“虚增”?康得新现任管理层与原管理层、监管方的意见并不一致。


证监会曾为康得新案举行两次听证会,在2019年11月举行的第一次听证会上,钟玉一方表示,资金占用调查结论不正确;而在2020年8月3日举行第二次康得新案听证会上,康得新方面认为,公司不能直接认可原管理层对财务虚增金额的证言,公司不能排除原管理层用财务虚增掩盖其资金占用的可能性,因为占用和虚增是此消彼长的关系,夸大虚增会掩盖了占用。


今年3月3日,康得新中小投资者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希望证监会给一个明确的答复,122亿被归集后去哪儿了?为何从资金占用变为虚假记载?报表重溯时不仅122亿全部计提且去向不明,甚至连这些年收到的利息也调整了,难道收到银行给的利息也能是假的?”


虚增利润退税有先例 康得新能退税吗?


另外一个受关注的问题是,虚增利润的企业能否申请退税?对于这类情况,上市公司圣莱达曾有过成功申请退税的经验。


2018年5月10日,圣莱达收到了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圣莱达2015年度虚构影视版权转让业务,虚增2015年度收入和利润1000万元。


2019年7月11日,圣莱达发公告表示,经公司申请,慈城税务所于近日退还圣莱达文化已缴纳的所得税税款250万元,圣莱达此次收到的250万元的所得税税款的退还源于2015年的财务造假。


圣莱达董秘曾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此次退还所得税税款符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根据《税收征管法》第五十一条相关规定,圣莱达依法取得所得税税款的退还。


一名具有多年从业经验的高级会计师对记者表示,会计差错调整可以理解,也很常见,但是由于利润调减而收到税务部门的退款,却是很罕见的,在这背后,很可能体现了地方?;さ囊馔?。


广东环宇京茂律师事务所谢良律师告诉记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2013修正)第五十一条,虚增利润导致多交税款可以申请退还,但有期限限制,关键看该公司申请有没有过期,如果过期就不能再退了。另外,如果发现该公司还有其他涉税的违规行为,还应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康得新中小投资者向记者表示:“既然公司按照证监会的处罚结论承认虚增而重述报表,理应向有权机关申请退税,并在重述过程当中要考量多缴的税收影响,但重述报表当中未发现上述迹象?!?/p>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肖玮 张妍頔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李项玲


记者联系邮箱:xiaowei@xjb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