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切、和善,侃侃而谈,这是宋慰祖给人的第一印象。宋慰祖喜欢和人聊,聊他的提案,聊他对于北京发展的建议。

 

作为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他关注北京老城的古都风貌?;?,关注大运河文化带、会馆文化;作为北京设计学会的创始人,他希望通过设计,让这座老城焕发出时尚的活力。

 

身为市政协常委、民盟市委专职副主委的他,在今年北京“两会”上已经提交了46份提案,涉及文化、养老、教育、产业、科技等各方面。谈到这46份提案,宋慰祖直言,这得益于和民盟成员、专家学者之间的交流、调研。到目前为止,5年他已经提交了超过150件提案。

 

只有五年市政协履职经历的他,曾担任过十年的市人大代表和5年的区政协委员。谈及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不同体会,他说,当人大代表更多的是履行法定程序,关注制度层面的问题,做政协委员,则是更直接关注社会问题。


北京市政协常委、民盟市委专职副主委宋慰祖。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新京报:从人大代表到政协委员,有哪些新的感受?

 

宋慰祖:作为一名政协委员,对我国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我们提出的社会经济和民生服务相关的提案和建议,都得到了相关部门的认真办复,解决了许多产业与民生问题。

 

其次,政协是个大学校,我们举办的各种大讲堂和学习活动,包括我们的考察调研,让自己在把握大局和参政议政的能力上有了进一步的提高。

 

政协也是个大家庭,来自不同界别的委员聚在一起,相互学习借鉴。比如在我们参加的青少年模拟政协活动中,和青少年进行交流,向他们介绍了政协委员的工作和作用,使我深深地感受到对青少年的教育培养不仅在于科学知识的学习,更要增强思政教育。要让青少年从小认知和了解我国的基本政治制度。

 

新京报:在履职的这几年,你的哪些提案或者建议被采纳,得到了回应?

 

宋慰祖:到目前为止,我已经提了超过150份提案,今年也是提案最多的一年。

 

从担任区政协委员开始,我连续十几年提出了复建崇文门外蒜市口“十七间半”曹雪芹故居的提案建议,2019年1月23日,“十七间半”终于正式开工复建。不仅仅是故居的复建,曹雪芹在北京的生活痕?;褂泻芏?,如黄叶村、张家湾、平津闸等,现在形成了全市“曹雪芹与红楼梦在京遗?!钡南低潮晔?,成为陈列在北京大地上的曹雪芹与红楼梦的博物馆。

 

张家湾设计小镇的提案得到了市领导的高度重视,现在已经建设了张家湾的设计小镇,建成了“北京国际设计周的永久会址”?;褂?,十年前我提出了人大建议,并以党派建言的形式,向中共北京市委提出举办北京国际设计节的建议,得到当时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的大力支持,于2009年9月正式创办了“北京国际设计周”。现在,北京国际设计周已经永久落户张家湾设计小镇。

 

推动美丽乡村建设,提出了“设计及走进美丽乡村的建议”,将?;は绱迳幕试从敕⒄瓜绱宀?、乡村的公共服务体系建设相结合,也是我10年来每年必提的建议提案。不仅提,关键要做,每年坚持深入乡村走访调研,摸清问题,亲自设计,通过实践提出建议。现在乡村的精品民宿、旅游商品的开发,都在积极地落实中。像门头沟的马兰村、密云的金叵罗村,都已经成为了市民网红打卡地。

 

从居家养老、社区养老到机构养老,十五年我提了近20个提案,市里主管部门都非常重视。比如,养老机构的取暖费如何居民化。减轻机构的负担,实际上就是减轻了百姓的负担?;褂蟹⒒友匣棺饔?,服务社区老年餐桌,以及今年我又提了关于“安宁疗护”的提案,希望纳入基本养老服务,进入政府的保障体系。

 

新京报:提了那么多提案,有哪些问题是你比较关注的?为什么?

 

宋慰祖:古都风貌、历史文化名城?;ひ恢笔俏易罟刈⒌?,包括中轴线申遗、三个文化带(大运河文化带、西山文化带和长城文化带)建设和会馆文化、名人故居的?;び肜?。

 

我们用了三年的时间调研三大文化带,里面的内涵十分丰富。比如长城文化带,我们经常提到长城是防御体系,是为战争而建。其实长城是为了和平,是保障和谐的经济社会发展。长城又是一座系统的伟大人文历史建筑,整体?;し浅V匾?,应系统挖掘其文脉。今年我就提了一个提案,如何将长城文化公园和华北抗战的红色文化结合起来。我们不应当只看到长城的物化形象,长城的文化内涵更重要。

 

因为我长期从事工业设计应用推动与研究,曾组织创办“北京旅游商品大赛”和“北京礼物”品牌。倡导传统和时尚的结合,推进非遗和现代消费相结合,因此十分关注如何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我今年就提出了: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建设不仅要搭建消费场景,还要促进消费品产业的创新发展。我们不仅要让国人能买到国际产品,更多的是要让国外的游人购买中国产品。像北京有很多传统的老字号产品,都可以通过再设计打造自己的消费品牌。

 

养老也是我比较关注的。之前做人大代表的时候,一些老同志都在谈养老的需求。我意识到,我们的社会需求和生活方式在变化。

 

一方面,独生子女家庭很多,家庭结构在变化;另一方面,城市化产生了很多养老问题。我遇到过一些老人,他们的子女不在身边,工作在全国甚至世界各地。那么,谁来解决养老问题呢?必然要走向社会化?!?064”的养老机制,解决96%的居家和社区养老人口是核心,如何去解决老人基本的生活问题?

 

首当其冲是老年餐。作为参加了北京“居家养老条例”的制定者,数年来我坚持提案,建议:发挥街乡范围内的养老院等机构的作用,利用其具备的老年餐制作条件与社区养老驿站、居家养老相结合,以满足居家养老老年餐的供给,破解社会餐厅做老年餐赔钱不适老的痼疾?;褂邪材苹?,受传统观念的影响,有时候老人存在过度医疗的情况。其实有时候我们可以尽量让老人们更有尊严,更舒适幸福。

 

职业教育我也比较关注,三年前我们在丰台职??枇朔且派杓平逃ㄒ?,培养青少年掌握一些非遗技艺,也可以将我们的传统手工艺和现代人的消费结合起来。

 

新京报:今年你带来了46件提案,可不可以举几个代表性的例子?

 

宋慰祖:提案有很多,包括文化、交通、产业、教育、养老等方面。

 

作为持续十五年间提出复建“十七间半”曹雪芹故居和建设曹雪芹与红楼梦在京遗迹文化旅游线路的人,我认为仅复建一处遗址还未能充分发挥曹雪芹的影响力,因此,今年我也提议,以“十七间半”曹雪芹故居为基点,将散落在京城大地上的曹雪芹与红楼梦遗迹挖掘出来,并通过实施“挂牌标识工程”串联起来,建设一座曹雪芹与红楼梦的城市博物馆,建成国际文学打卡地。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要办好首都市民系列文化活动,引导社会力量参与共建“博物馆之城”。针对博物馆存在重普及、轻研究、遗址?;げ还坏轿坏奈侍?,我建议对已发现发掘的历史文物“应收尽收”,加大?;ちΧ?,建立博物馆发展基金会,促进博物馆的可持续发展?;固岢鲆诒本┙ㄉ琛爸泄杓撇┪锕荨钡奶岚?,以及系统整理平西、平北、冀东抗战历史遗迹,构建一座陈列在京郊大地上的“红色抗战博物馆”的提案。

 

针对北京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的战略定位,我在提案中指出,要激发老字号活力。老字号品牌知名度高,产品质量可信度高,消费群体稳定,传播广,培育新的忠实消费者易。要激励老字号企业擦亮品牌IP,强化工业设计,不断设计研发新产品,让老字号走出国门,走向国际消费中心的市场。

 

新京报:你觉得自己为何能提出这么多的提案?为何要坚持提这么多的提案?

 

宋慰祖:可能跟我的工作经历有关。作为一名清华大学化工系毕业的工科男,大学毕业以后,我被分到北京市科委,在研究所从事了5年的环保工作,主攻大气污染防治。之后被调到市科委的农村发展中心,做了6年的星火计划项目管理工作,之后又到了科委的工业处,负责工业设计项目,后担任北京工业设计促进会的副理事长、秘书长和工业设计中心的副主任,负责专项推动组织工作,通过委员、代表建议推动北京成功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创意网络城市设计之都;创办了北京的国际设计周、红星奖、北京礼物等活动,创建了设计大厦、DRC工业设计产业基地、设计图书馆和北京设计学会。因工作涉猎面和调研基础,作为参政党成员遵循“针对前瞻性战略性问题,提出务实可行的建议”的履职方向,按照民盟前辈教导的“奔走国是,关注民生”“做实事,做好事”。始终鞭策自己,发挥知识特长,为祖国发展建设建言。所以十数年来作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在制度的框架内,一直致力于推进文化科技融合创新、关注民生实事、传承民族文化。深入基层调研,广泛听取建议,认真学习政策,积极研究思考。本着参政为民的理念,基于责任担当,提出了“勤学、勤做、勤思、勤写”的履职工作法。即:学习政策、法规、知识;深入实地调研;思考分析问题;写出提案建议。运用这套方法,每年形成了一系列的提案、建议。

 

作为一个委员,又是这个城市的一员,有责任为北京市的发展贡献自己的知识和力量。我从小就喜欢中国的历史和文化,比较崇拜“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文人情怀,可能与我的家庭也有一定关系。后来加入了民盟,“立盟为公,参政为民”成为了座右铭,这也是我在履职过程中坚持的原则。

 

因为我是民盟的成员,又做了10年的民盟市委专职副主委,负责全市民盟的参政议政工作。我们有近二十个专委会,从文化、经济,到科技、金融、教育,方方面面。加上作为代表委员,又有了进一步接触各领域、开展调研的机会,开拓了视野。我一年在基层调研的时间可能要占三分之二。在走进社区、乡村,会听到许多居民、村民和社区工作者的诉求。走进高校、院所和企业又会了解到他们的思考和困惑。每每遇到问题的时候,我们会请一批专家来研究讨论,大家不一定都是政协委员,不一定都能当人大代表,但我可以把众人的智慧汇集起来,然后将这些成果转化成为党派和委员的提案、代表的建议。

 

新京报:你如何看待过去这几年的履职经历?

 

宋慰祖:这五年带给我的成长和收获很大。首先是更进一步理解了我国政治协商基本政治制度的内涵,更坚定了制度自信。2018年当我作为首个“市民对话一把手,提案办复面对面”的政协委员,在电视台与文物局长公开办理自己提出的“关于中轴线申遗与系统?;す哦挤缑驳奶岚浮笔?,我深深地体会到我们的政治协商制度就是汇聚民智、统一思想,共同携手,把中国的事情办好的最适合中国国情的好制度。

 

之前我也是把做代表、委员当做业余的工作,但通过在人大、政协的学习,特别是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制度建设,强调委员要懂政协、会协商、善议政,守纪律、讲规矩、重品行。要在凝聚共识与参政履职双向发力。我们清醒地认识到,担任代表、委员不仅是荣誉,更是责任,是职务不是名誉。因此,作为政协委员要有责任担当。做好提案建议工作,是委员的职责所在。

 

新京报记者 展圣洁 摄影记者 浦峰

编辑 张磊 校对 张彦君